当前位置: 桂林桂风网首页 > 首页大图 > 正文

农民范天环与罗汉果的故事

来源:桂林日报  时间:2019年11月05日 09:55

在范天环的带领下,龙江乡的乡亲们靠种罗汉果日子越过越好。

范天环展示自己烘烤的罗汉果成品。 

龙江乡街道上的罗汉果收购市场

    核心阅读

    罗汉果作为桂林的地方特产,长期以来广受关注。在桂林市永福县龙江乡,60多岁的范天环从年轻的时候开始致力于罗汉果的种植,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时光里,孜孜不倦,努力种出最好的罗汉果,在罗汉果种植、烘烤、品牌构建等方面做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本报记者景碧锋 文/摄

    范天环牢记“种罗汉果,品质一定要好,好果永远都不愁卖”的嘱托

    深秋时节,记者从永福县城出发,沿着蜿蜒曲折的龙江河,一路往北,来到了被称为“中国罗汉果之乡”的龙江乡。

    一路上,龙江河两岸山坡上被藤蔓覆盖的地方,种植的都是罗汉果,一眼望不到头。到了龙江乡狭窄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一筐筐青中带黄的罗汉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甘甜的香味儿,当地人说这是烘烤罗汉果散发出来的独特味道。

    作为原产地,龙江乡的罗汉果以其优良的品质和独特的加工工艺,在国内外市场上有广泛影响力。说到龙江的罗汉果,有一个人是让人不得不提的,他叫范天环,土生土长的龙江乡龙山村人。他把种植罗汉果、加工罗汉果、销售罗汉果当成毕生的事业,执着地做到最好。

    坐在范天环对面,眼前的这位老人年已六旬,身材不高,体型偏瘦,话也不多。但说起罗汉果,他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记者品着清香甘甜的罗汉果茶,聆听范天环讲述他与罗汉果相守一生的故事。

    1955年,范天环出生在龙江乡龙山村。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他从小跟着堂爷爷种植罗汉果,种出的罗汉果又大又好,广受乡里赞誉。因为罗汉果种得好,1975年,20岁的范天环被抽调到龙江乡政府专职收购罗汉果。当时国家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很多农产品收购单价多在几分几毛钱,然而当时的罗汉果由于产量稀少,是个稀罕物,被出口到日本、马来西亚等国,每个售价达到1.7美元。这个售价即便是在今天看来仍然是天价。

    上世纪80年代初,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20多岁上有老下有小的范天环就琢磨着做点什么,让生活更富足。困惑许久的范天环把眼光放到了罗汉果上,想着能不能让小小罗汉果成为致富的“金蛋蛋”。

    范天环虽然有了这个念头,但心里面并没有底。这时候,他想起了已经定居桂林市里的堂爷爷。解放前,堂爷爷在龙江乡种出的罗汉果,顺着龙江河,经桂江再到西江、珠江,销售到了广州、香港,甚至南洋一带。堂爷爷因为种植罗汉果,家里日子过得富裕优越。

    范天环有心种植罗汉果,堂爷爷把当年种植、销售罗汉果等方面的经验对他倾囊相授。最后,堂爷爷特别叮嘱范天环,“种罗汉果,品质一定要好,好果永远都不愁卖。”范天环把堂爷爷的嘱托牢牢地记在心中。

    就这样,范天环利用自家的耕地种起了罗汉果。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到了1993年,范天环不仅把自家的土地全部种上了罗汉果,甚至还承包了土地来种植,他家成了第一家完全不种稻子的龙江人。

    因为收购罗汉果挑剔,更不允许村民喷洒农药灭虫,范天环被村民骂成“范天坏”

    看到范天环这么痴迷地种罗汉果,又能赚钱,乡亲们纷纷跟着他种起了罗汉果。

    1993年,范天环成立了公司,承诺以高于市场价10%的价格,专门收购村民种植的罗汉果。范天环收购罗汉果不仅要选大小,对果子质量也格外挑剔。收果子的时候慢慢选,左看右看。村民们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罗汉果,挑到范天环这里以后,很大一部分都会被他退回去。为了这事,村民们对范天环意见非常大,都开始叫他“范天坏”。很多人当面骂他,背地里就更不在乎了,几乎全村人都在骂。

    村民都不理解范天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坏名声”也越传越响。后来,一场突发的变故让范天环的名声变得更差了。

    2005年,范天环突然发现自家地里出现了很多虫子,这些虫子吃坏了很多罗汉果。

    很多村民的果园也是这样的状况。如果不控制的话,损失将会很惨重。村民认为,罗汉果长了虫子,就要尽快地打农药灭虫。而范天环的所作所为却让他们非常气愤:他天天守在村民的罗汉果园里,不让人打农药。

    范天环的理由是:如果老是打农药杀虫的话,罗汉果会有农药残留,出口不行,卖也卖不掉,自己也不敢吃。

    可如果不及时施治,村民们辛辛苦苦种的罗汉果很快就要被虫子全部吃掉。范天环心里也很着急。

    当时一些昆虫方面的专家建议村民用防虫板、用杀虫灯,或者人工捕捉。可是罗汉果都是种在山上,白天可以捕捉,晚上怎么捕捉?如果用杀虫灯灭虫,就要在山上接电,成本太高了,村民们根本承受不起。

    灾情一天天变得严重,大家都等着范天环这个村支书想办法。可这时村民们却发现,以前经常守在罗汉果地里的范天环突然“消失”了。

    其实,那段时间范天环一直躲在深山里的罗汉果地。不多久,他从山里出来,竟然把虫害问题给解决了。

    原来,因为担心大伙儿笑话,范天环就躲起来偷偷做试验。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在地里干活。那天他带了一盒牛奶,喝完之后就随手将盒子丢在了地上。等到第二天来到地里,范天环发现那个牛奶盒子上竟然黏满了虫子。范天环受到了启发,他意识到这种虫子肯定喜欢有腥味、有甜味的东西。

    范天环一下子来了灵感。经过反复试验,他找到了一个杀虫的好方法。他将矿泉水瓶子剪出一个洞,往里面加入掺了农药的蜂蜜,把矿泉水瓶挂在果棚里,这样可以吸附虫子并把虫子杀死。这个办法只需要二三十元钱蜂蜜加十多元的农药就够了,成本很低,不需要人工,也不往植株上喷农药,不用担心自己会中毒,这样的产品出来安全质量有保障。

    凭着这个发现,范天环基本没花什么钱,就把自己果园的一场虫灾给解决了。随后他把这个方法告诉了全村村民。虫病治好了,大伙儿开始觉得“范天坏”似乎并不那么坏。

    倾家荡产,负债50万攻下罗汉果低温烘烤技术,范天环的罗汉果创下了响当当的品牌

    2006年11月的一天,范天环在跟当地罗汉果研究所的一位专家闲聊。聊到罗汉果的烘烤问题,专家讲了一个“风”字,建议用风来处理生果。这让范天环非常兴奋,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挣大钱的好机会。

    当时市面上出售的罗汉果,大多是八九十摄氏度高温下烘烤出来的,果子焦黑,营养流失比较多。范天环意识到,自己如果能批量生产出低于65摄氏度烘干的罗汉果,让罗汉果的品相更好,营养价值更高,一定能占据更大的市场。

    回到家里他就老是在想,风要怎么用好。他就用电吹风来做实验。他的家里人对此却是非常担心。

    范天环新建了烤房,却控制不好温度,烤不出好果子。他把烤房不断拆了建,建了又拆。很快,范天环花光了积蓄,还背上了50多万元的债务。

    那段时间是范天环最难熬的日子,他本以为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结果花了几十万,特色烤房却总也建不成功。压力太大,范天环只能躲到没有人的地方偷偷唱歌,这是他唯一的发泄方式。

    有一股犟劲的范天环,从来就不服输。范天环卖掉了山上还没成林的杉树,把卖树的四十几万元又全都“砸”进了烤房。这一次,他干脆住进了烤房里。请不起工人,他就自己上山砍柴烧火。住在烤房的那段时间,范天环常常一动不动地盯着墙上的温度计,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他总结出了温度变化的规律。

    2008年9月,范天环终于成功烤出了第一批品质较好的干果。

    范天环烤出来的罗汉果颜色黄一些,果核保存完好。泡出来的罗汉果茶颜色跟啤酒一样,喝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不仅外观漂亮,口感也非常好。这样的罗汉果一经面世就大受市场欢迎。

    看着范天环这么快就挣了大钱,很多村民也跟风建起了烤房,自己收购罗汉果,然后烘干销售。一年时间,当地就出现了二十几间烤房。

    2009年底,随着市场供应量不断增大,罗汉果的价格跌到了历史最低点,一个小果两毛钱都卖不出去。那时大家都把罗汉果叫做“落难果”。行情很差,很多人的罗汉果都砸在了手里。可范天环却说他的机会来了,他的果子不但不降价,反而要涨价。

    半个月后,就在很多销售商还在为降价都卖不出去的罗汉果发愁时,范天环的高价罗汉果却越卖越好。

    范天环之所以在所有人都降价的时候涨价,是因为他明白,通过这种方式,一定能吸引很多人关注。其他村民虽然跟风建了烤房,但用的还是过去烘烤的老技术,果子的品质跟自己的完全没法比。范天环认为,只要让消费者注意到自己的优质果子,他的果就一定能卖出去。

    从那时起,范天环的罗汉果销售量年年增长。2012年,他的企业年销售额突破800万元。村里人也渐渐理解了他的那些做法。

    从2016年开始,连续几年,罗汉果大面积滞销,很多地方罗汉果果农受损情况严重。范天环带领龙山村的乡亲们,锲而不舍地探索着罗汉果种植加工的更佳方式。因为不懈的努力,范天环的罗汉果品牌“林中仙”不仅成功守住了国内市场,而且远销日本、新加坡、马拉西亚等国外市场。“品过林中仙,才懂罗汉果”成为了响当当的品牌口号。

    范天环带领龙山村70多户农民组成的永福县林中仙罗汉果专业合作社,年产值达到上千万元,并且多年来都在以20%以上的幅度持续增长。

    现在,再也没人叫他“范天坏”了。

    ■记者手记

    一位桂北农民的倔强、坚守与追寻

    范天环的身上有一股倔强和执拗。他的一生,就是和罗汉果在较劲,因而闪耀着独特的光辉。尽管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永福县龙江乡龙山村的农民。

    从2016年开始,连续几年,罗汉果大面积滞销,广大果农受损严重,对桂北山区的农民发展生产造成了很大影响。

    也就是在2016年的秋天,我认识了这位既普通又不平凡的罗汉果种植者。几十年的岁月里,范天环带领着龙山村的乡亲们,锲而不舍地探索着罗汉果的种植和加工。因为他们的不懈努力,“品过林中仙,才懂罗汉果”成为了响当当的品牌口号。

    如果论规模,范天环所率领的罗汉果种植团队并不大,产值也不高,但是论品质,论单果的售价(每个果平均售价4元以上,这在桂林几乎是天价,但范天环却抱怨售价还是低),谁都不敢轻视“林中仙”。特别是在罗汉果种植的圈子里,无论什么时候提起范天环,大伙都觉得是个人物。

    范天环无疑是成功的,他的成功有其深刻的人生及社会内涵。

    范天环从小就一直得到种植罗汉果的堂爷爷指点,到他为国家收购罗汉果的经历和见闻,冥冥之中为他今后从事罗汉果种植指明了方向。他率先不种水稻种罗汉果,收购罗汉果严把质量关,实行生态种植,主动革新烘烤技术,注册品牌,几乎每一步,范天环都能走在同行前面。

    早在十几年前的2006年,范天环就带领龙江村的农民搞起了“订单农业”,保证了罗汉果的高质量、安全,公司农户都受益,种出的罗汉果大受市场欢迎。

    2013年,范天环从担任了21年的村支书位置上退了下来,专门尝试进行罗汉果的反季节种植,延长生产周期,让罗汉果四季常有,同时研究罗汉果的养生文化。

    这位为一枚优质罗汉果而执着追求的老人,似乎一刻都闲不住。而在与他的交流中,记者发现,他的成功还得益于他通达的性格及持续的自我学习自我完善。

    尽管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他喜欢读书,家中的藏书不少。采访中,他随手拿起一本《罗汉果栽培与化学研究》侃侃而谈,书中很多数据就是他与书籍作者联合测试做出来的。

    这时候,记者是很难用一个普通农民的身份来看待他的。

    范天环很忙,国内外的各类朋友,政界、科技人士、媒体人士他都广泛接触,择其善者而交之。他自己从不固步自封,一有机会便参加各种学习。

    尽管范天环一生都生活在龙山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他又极不普通,他不闭目塞听,倔强但不顽固。他因为罗汉果而专一、坚守,总是走在前列,勇立潮头。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