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宋学伟、司马南:不造谣,“法轮功”媒体就活不了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8年02月10日 11:08

(凯风网2014年8月28日报道)

导语:前不久,凯风网报道了法轮功媒体未经授权盗用我国著名表演艺术家相声大师马季先生的作品《相声艺术漫谈》而遭到马季先生之子马东的起诉,并向马东先生致歉的事。近日,凯风网再次报道了我国著名歌唱家宋学伟先生在海外控诉法轮功媒体对其造谣侵权的事件。看上去毫无干系的两件事,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法轮功媒体在利用名人效应进行自我宣传。那么,法轮功媒体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偶尔为之还是屡犯呢?请司马南先生和造谣侵权事件的当事人宋学伟先生,为我们讲述整个事件的经过以及法轮功媒体此举背后的秘密。

主持人:宋老师,法轮功媒体报道说您于2012年12月去加拿大看了法轮功举办的文艺演出,并且盛赞演出体现了“人类的核心价值”,有这么回事吗?

宋学伟:整件事我觉得特别可笑,我一个朋友跟我提及这个事情,当时我非常吃惊。因为2012年底到2013年初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出国,整件事情完全是有人故意捏造。我觉得非常滑稽,又是非常气愤的一件事情。我没有参加的事情说我参加了,之后又盗用我在中央歌剧院网站上的我的简历,我的照片。关键是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装扮我,在这接受采访,口气和语气完全不对,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非常非常的气愤。

主持人:您那段时间根本就不在加拿大?

宋先生:对。

主持人:在事件之后,您在海外媒体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宋先生:对。

主持人:当时您是怎么想的?

宋先生:当时我想,作为一个媒体、一个传媒机构,最起码(传播)的应该是事实,是真实的事情。关于我的这件事,完全是虚构的。我出来说这件事情,就是希望他们能以事实为准绳——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能凭空编造一个事情,还它说得神乎其神。所以我对法轮功媒体的报道,是十分气愤的。

司马南:宋先生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所以非常气愤。宋先生还一直把法轮功媒体当作新闻媒体来对待,认为应当实事求是,不应当造谣,因为他们造谣了所以很气愤。

我可以告诉宋先生一个事实,法轮功媒体是专门靠造谣吃饭的。宋先生这件事,如果说因为某种原因,如因为事实不清楚、采访出错,或是因为名字不小心写错,这在媒体报道中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事不知宋先生是否注意,法轮功媒体报道的还有一个人完全冒充您的人,它是导演出的、有意制造的、刻意要借您达到某种目的,还大谈“核心价值”。

共同价值、核心价值、universal value——这是一个意思,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在丛林法则还在通行的世界上、在国家和国家之间界碑还没有拆除的世界上、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上,有人刻意强调一种价值,叫什么呢?叫普遍价值,或者叫普世价值,意思是说狼和羊有共同的价值。因此,法轮功媒体制造这个谣言,并不是故意要伤害宋先生个人,或者说,给宋先生个人造成伤害的同时,他们要实现一个更高的政治目的。这个目的是什么?是诋毁中国,诋毁中国最根本的政治制度。所以宋先生是被别人利用了。

像我,他们对我也造了很多谣言。法轮功媒体上关于司马南离婚、司马南叛逃、司马南被抓、司马南偷税、司马南移民、司马南拿绿卡、司马南全家……关于司马南的谣言就更多了。当然,我和宋先生有一点不一样。宋先生从来没招惹过他们,而我从李洪志还没出名的时候,就致力于揭露伪气功,当时李洪志就是我寻访的一个对象。所以,我跟他们有过结,我惹过他们,而宋先生没惹过他们。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我也发现法轮功媒体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说,2004年,法轮功媒体刊登了这样一则消息,说中国一位离休的高官孟伟哉先生退党;2010年,法轮功媒体报道说美国密歇根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齐柏平先生参加了法轮功举办的声乐比赛,还高度评价了这个比赛。

司马南:孟伟哉老人在学术界、文学界都有非常崇高的地位,老先生能有这事吗?老人家自己说压根就没有这回事,还写了声明,而且是一笔一划写下来的。不过法轮功媒体照样造谣,还反咬一口说是新华网造谣。所以宋先生遭遇这样的事,自己不要生气,这件事是个“好事”——给您也包括全国老百姓提了个醒——法轮功媒体压根就不可信,他们是造谣媒体,他们是利用谣言来生存的,不造谣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它只有不断地造谣,才能够维持现在的“体面”,但这个“体面”其实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这件事证明了一句格言:造谣是不需要根据的。宋先生的事件是子虚乌有的,孟伟哉先生退党是子虚乌有的,齐柏平教授盛赞法轮功演出也是子虚乌有的。从谣言的角度来分析,可怕的还不是从头到尾完全造一个谣言——这样的谣言当事人一辟谣,很多人就知道没这个事。法轮功惯常的造谣手法是,有那么一点“影子”,借着这个“影子”发挥,制造很多谣言。

宋学伟:我觉得他们现在造谣很多是无中生有,就是根本没有的事情,可以安在你的身上,说得“有鼻子有眼”。

司马南:宋先生现在这种说法还是停留在道德评判上——怎么能无中生有呢?可是,不无中生有它怎么活?所以他们就是靠无中生有。

宋先生:它靠无中生有来活着。

司马南:谣言媒体,制造仇恨。

主持人:照理说作为媒体,它应该知道这些问题的严重后果,为什么依然还要这么做?

宋先生:我觉得法轮功媒体已经没有良知了。做这种事情,可能已经想到了后果,也可能没想,但是这样的做法太不地道了。

司马南:对于法轮功媒体,不是说作为一个“媒体”应当怎么样,法轮功媒体就不是“媒体”,它是一个政治工具。法轮功以前是什么?是草菅人命的——说有病只要跟着我,法轮一转,什么病都治了,不用去医院。这不是草菅人命吗?这不是祸害人吗?后来,法轮功变成政治组织了,背后有势力支持,它在全世界范围内、各个主要国家活动。比如,中国的游客到世界上某些国家去,就有法轮功人员站像一块牛皮糖,或是像一块口香糖粘着你,往你兜里塞宣传材料。

他们的宣传都很邪乎,这边是“退党”、那边是“器官”,老百姓一看,稍微有一点常识的都不相信,但是他们还是致力于这样做,在全世界范围,对中国进行肆无忌惮的诬陷。做人能这样吗?所以,它完全是个政治组织,它的目的就是要做这些恶心的事情。因此,不要用媒体的标准去看它,它是有人拿钱“养”的。有一句美国政治家的话叫做:我知道它是条狗,但那是咱养的狗。即便是在美国的主流社会,法轮功也是不受人待见的。西方的主流媒体不会去引用法轮功媒体的东西,来作为评判一个事件的标准,也都像躲“狗皮膏药”、“牛皮鲜”一样的躲着法轮功。所以很不幸,宋先生中奖了,被它发现了。

主持人:那司马老师,就您的了解,法轮功媒体还有什么让人匪夷所思的行为吗?

司马南:法轮功媒体造谣太多了,有一个老词叫罄竹难书——在竹子上写字,竹子都砍光了也写不完,造谣实在太多了。而且在造谣过程当中,还刻意把一些内容写得耸人听闻、很邪乎,让你一看简直不忍卒读。在这些谣言中,最让人看了以后觉得难受的,是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有一个教授叫石秉义,这位先生就被法轮功媒体造了谣,说石教授说了,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摘了器官。这个谣言也造得“有鼻子有眼”。

石教授跟宋先生一样,是一个真实的人,被造谣说法轮功学员被摘了多少器官之后,石教授就站出来说压根没有这回事,感到非常气愤。但是,石教授的声音很有限,法轮功媒体背后有力量、有推手,美国有关方面是给钱的、台湾有关方面也是给钱的,他们早年间还从日本某些势力拿过钱,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国际政治问题,是在今天的复杂国际政治问题的背景下,黑手推动的一股力量。通过这股力量制造这些谣言,石教授的澄清声音相比之下就显得很弱了。

宋学伟:我这个事情就是无数个法轮功媒体造谣事件当中的一个。

司马南:幸好站出来把事实说清楚。宋先生请注意,造您的谣可不是说您看了一场演出,仅仅觉得这演出不错,法轮功媒体认为,这样说没有力度。所以,一定要说宋先生盛赞这个演出非常精美,而且体现了普遍价值,讲的是政治问题。讲到普遍价值、普世价值、核心价值,这就是政治问题了。

宋学伟:特别虚假的是还有人冒充我接受采访,这个人是谁,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司马南:从一个比较长的历史区间来看,事实的确胜于雄辩;在同等发生的情况下,事实也的确胜于雄辩。但是,现代互联网鱼龙混杂,冒着黑沫的谣言四起之时,澄清一个事实比传播一个谣言的成本高出很多,代价大出很多。造一个谣就和放火一样,点个火就跑了,留下火在烧,救火队员来扑火要费很大劲。正因为这样一个特点,法轮功媒体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肆无忌地造谣。今天造谣孟伟哉,明天造谣学伟,您去辟谣,它装作没看见,偶尔还装好人,比如马东这事我道歉,没有这回事,但是接下来它又放几把火。

宋学伟:但是,我觉得它这种谣言,造来造去,就没人信了。

司马南:世界上有三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还有一种是病人。好人理智正常——判断能力和思维正常的人不信这些谣言。但是,法轮功有些信徒本质上是病人,是大脑、精神被人操控了,这种人只看法轮功媒体报道,就形成了一种概念。这些谣言只要能够控制那些痴迷者,对法轮功来说,它就可以巩固组织,就可以继续繁衍和发展。所以,正常人有辨识能力,不见得那些相信法轮功的痴迷者也有辨识能力。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怎么样让这些痴迷者警醒过来,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费大力气要转变这些痴迷者的原因。要使痴迷者转变很难,他们的脑子一旦信了邪教,就拐不过弯来。

宋学伟:他们是经过洗脑了。

司马南:清零了,就好像计算机里被装了病毒。只要一运行就出错,跟我们的思维不一样了。

宋学伟:那这样的人得怎么转变过来呢?

司马南:要长期不断地感化,实行“大脑脱敏”。这相当难,有些人可能转过弯了,有些人就不拐弯;而且有些人,他能够接受法轮功通过互联网发来的各种各样的信息,然后鬼鬼祟祟地干一些事情。所以有的时候能接到骚扰电话,让你退党。

宋学伟: 我接到过这样的电话。

司马南:不要听,不要接,要挂断它。

主持人: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凯风访谈节目,让大家清楚地认识到事情的本质,能够有一个更加清醒的头脑去认识这个世界。

司马南:法轮功媒体造谣,还造过我岳父的谣。我岳父是位作家,叫刘绍棠。生前是作家协会副主席,很年轻就出名了。法轮功媒体造谣说刘绍棠退党,而我岳父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借今天凯风访谈的机会,我们也辟谣,这件事我回家不说,就是因为我岳母老太太觉得这是难受的事。

主持人:有句话说,谣言止于智者。

司马南:过去,谣言止于智者——那是一个靠口口相传的一个熟人社会中这句话成立。在互联网时代,对于谣言我们必须要有针对性的应对,要防患于未然,要消除这个病灶,要进行坚持不懈地斗争。而且,“消毒”工作要跟上,还要有专业队伍。宋先生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艺术家,而且有淳朴的感情,他觉得造谣我得澄清。但是,我们有些人被造谣就造了,也不出来说,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像宋老师一样站出来表明态度。

主持人:感谢宋先生能够勇敢站出来,跟法轮功媒体作斗争。感谢司马老师对这件事背后情况的揭露和点评。感谢大家收看,精彩无限、尽在凯风,咱们下期再见。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