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无法抹去的伤痛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09月11日 08:55

女儿自懂事起,就再没有穿短袖衣服,只因她胳膊上有块疤。而给女儿留下疤的不是别人,是我这个亲生母亲。为此,在我心里也一直有块无法抹去的伤疤。

1997年,我和丈夫在连云港市做海货生意,由于忙于生意,我睡眠一直不好,加上女儿刚出生不久,我经常感到头晕,去了几次医院,拿了些药回来,吃了见效不大,就在这时,我的生意伙伴王慧贤,跟我说有一种气功能健身祛病,我半信半疑地答应了,可是那时女儿小,也就没太放心上。过了一段时间,小王就又找到我,提示我一定坚持锻炼,否则将来身体会更差。为了身体好,我就开始学了法轮功,一开始都是小王早上起来叫着我,我们一起去练功点,经过大约三四个月的锻炼,我感觉睡眠好多了,头也不那么晕了,于是,我很感谢小王叫我学练法轮功。

小王看我愿意坚持学下去,她就很神秘地告诉我,说是法轮功是一位高人李洪志传给我们的,他神通广大,我们都的叫他师父,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指点去练功,我们就能消除病痛,还能改变身体质量,将来修好了,还可以成神仙。当时听了小王的话,觉得有些神乎,但想到只要对身体好,管他是什么。就这样,我越来越痴迷于法轮功,并且我还在小王的指点下,开始学“法”,就是李洪志传授的“理论”。我对李洪志说的“消业”说,很感兴趣,觉得似乎有道理,特别想到自己做生意当中有时作假的做法,我自己感觉是在“造业”,所以我身体就不好。从那以后,我开始公平地做买卖,甚至有的时候,还赔本卖给客户,那样做了,虽然收入少了,但感觉到自己能消业,还是很划算的。

随着我的思维的变化,我对家人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特别是对丈夫,我常常以女儿小为由,不让他接近我,因为李洪志说了,练功人不能有情,有情就会阻挡“消业”、“上层次”,更不能修成“圆满”。而丈夫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思,他还以为我确实是忙,所以总是很谦让地随着我意思。可是,对亲人的“无情”,不仅表现在对丈夫上,而且对女儿也是很不关心,因为李洪志说过,人间的亲人不是自己的亲人,所以那时我总以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是真正的女儿,所以对她没了以前的耐心,面对只有一岁的女儿,伸着小手找妈妈的时候,我就很不耐烦地说,妈妈累,让奶奶抱。我婆婆觉得我的做法很过分,就劝我丈夫多分担生意上的事,让我回家多抱抱孩子。可是,我那里是为了生意的事,我是为了自己的修炼“圆满”。丈夫逐渐地发现了我的秘密,就开始干涉我学练法轮功,他说法轮功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有修炼就不要亲人的呢?

丈夫的阻挠更加隔开了我和他的距离,为了躲避他,我常常晚回家,丈夫气得几次要把我的法轮功书撕了。就在我不再顾及家庭包括女儿的时候,我婆婆突然高血压晕倒,原来女儿都是她看着,没了奶奶的照顾,女儿只能由我来带,正是这段时间,我给女儿留下了终身的遗憾。

那是1998年的春天,我婆婆住院,我丈夫一面照顾生意,一面去医院照顾婆婆,他让我安心在家照看女儿。可是,就是照顾女儿,我也没有心思,我只是把女儿放在一边玩,自己精心地李洪志的书。记得那时5月21日,我正在里屋打坐,根本没想孩子的去处,结果孩子把煤球炉上的热水壶拉翻在自己的身上,一声惨叫,我急忙冲出里屋,只见热水浇在了孩子胳膊上,我把孩子的秋衣脱下来,胳膊上的肉都烫熟了。那时我心如刀绞,本来想把孩子送往医院,但是想到我是修炼人,师父不会不管,我就赶忙拿出《转法轮》,让孩子的胳膊放在上面,也许是平放的减轻了孩子的疼痛,孩子哭得不那么厉害了,我傻呼呼地认为,那是师父的帮助起了作用,于是就很高兴地,开始读《转法轮》给孩子听,希望能减轻孩子的痛苦,让孩子尽快好起来。

就这样,在孩子的哭闹声中,我一边读《转法轮》,一边安慰孩子,孩子哭累了,终于睡了。我丈夫由于晚上在医院陪我婆婆,当晚也没有回家,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回到家了,看着孩子痛苦的样子,气得他差点晕了,他流着泪抱着女儿送到了离我家最近的医院。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孩子的胳膊总算没有溃烂,但是,由于处理不及时,加上日后的日子,我不愿给孩子涂抹药物,我以为只要我精心学练法轮功,我女儿就会受益,可最终由于我不给女儿抹药,导致孩子的胳膊上留下了一块长长地突出的疤。那时的我,不但不觉得愧疚,相反认为是我师父保护了孩子,没出生命危险。就这样,我越来越痴迷法轮功,生活中遇到所有的问题,我都会用法轮功的思维去考虑一番,遇到麻烦事,我都会求救于师父的“法身”帮助。然而,女儿的胳膊没有回复正常,期间我婆婆也由于心疼她孙女病情加重,99年初离世了,年仅56岁。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在社会志愿者的帮助下,我逐渐醒悟了,但是女儿的胳膊上的疤痕永远地留在了那里。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加上跟她一起玩耍的小朋友都害怕看她的小胳膊上丑陋的疤痕,她开始不愿意穿短袖衣服,喜欢穿长袖衣服盖上自己的疤痕。就这样即使是炎热的夏天,女儿也保留着穿长袖衣服的习惯,有时看着女儿在夏天热出了热疙瘩的样子,我就心如刀绞。哎,那块留在女儿胳膊上的疤痕,让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心里永远地痛着,若是没有法轮功,女儿一定会穿着漂亮的短袖裙子。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