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邪教,触之易家破人亡!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09月04日 11:05

元宵佳节吃元宵,合家欢聚乐融融。但是,家里有成员接触邪教后,家不再乐融融,不再是人生的驿站,不再是生活的乐园,不再是避风的港湾,万复不劫。我们不防看看一些家破人亡的邪教家庭。

《全能神让我家破人亡》中,家住江苏省泗阳县高渡镇南大滩村的唐为英庆幸找到了一个真“神”后,要求丈夫、儿子、儿媳全部去信全能神。每天下午,唐为英一家四口人都要跑十几里路参与全能神聚会,风雨无阻。2003年春天农历六月初五下午,患有颠痫病的儿子在传福音的路上发病,一头栽进了路边的小河里,等到被路过的人发现,儿子已经死亡。接到儿子的死讯,如晴天劈雳,丈夫受到刺激后,头脑时好时坏。儿子刚下葬结束,儿媳就抛下未满8岁的孩子,一个人外出传福音去了,无任何消息。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全能神弄得支离破碎。

《法轮功害得他家破人亡》中,家住辽宁省朝阳县北四家子乡北四家子村张希明的妻子徐凤贤,1994年融入了习练法轮功的浊流。2000年,徐凤贤的女儿张凤淑染上了肺结核,徐凤贤曾多次到医院阻止女儿接受治疗,最后竟一意孤行直接把女儿接出院,告诉女儿说生病就是积攒下来的“业力”,只要修炼法轮功就能“消业”,不用吃药打针。可怜的张凤淑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期,导致肺内出血堵塞气管造成窒息身亡,一个年仅17岁的花季少年就这样早早的香消玉殒了。女儿的不幸去世并没有使徐凤贤警醒,徐凤贤仍然沉寂在法轮功无底的深渊里,2002年5月,患了乳腺癌后还一心练功治病而失去生命。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法轮功害得家破人亡!

《“门徒会”害幺叔家破人亡(图)》中,家住开江县天师镇龙家坝村刘德明夫妇加入了门徒会后,天天沉浸在信“主”后“生病不吃药”、“消灾避难”、“不用种地,缸中的粮食自会增加”的向往中。1997年8月的一天,刘德明夫妇一大早便带着儿子到龙家坝村的“姊妹”家中去聚会,出了交通事故,儿子当场便昏迷了,夫妻俩当时不但没有带儿子紧急上医院,反而开始打坐祷告,结果儿子因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于当天死亡。儿子死后,夫妇并没有警醒。2000年3月,妻子带着女儿离家出走,到外面传“福音”、“开新功”,下落不明。门徒会给刘德明精神上造成的巨大伤害,难以抚平。

《观音法门害我家破人亡》中,家住在漳州市龙文区蔡清山和妻子蔡红办了一家生产胶合板的公司,日子一天天好火起来。后来,妻子蔡红痴迷于观音法门,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开始“打坐”、“诵经”,让读书的儿子也要一日三餐都吃素食,还要求厂内所有工人吃素食,共有23笔135万元“供奉”给“大姐”。在校门口开了家素食餐厅,本来一份成本五六元的快餐,却只卖一元,共用了56多万元。2009年7月10日下午,蔡红和10几个信男信女们带着“素食救地球”彩图、“观音法门”宣传单进行发放、宣传,一直到傍晚7点多,蔡红正在全神贯注地向一个过路人讲解宣传单内容时,突然一辆土方车冲着她们飞速驶来,由于货车超载,贯性太大,刹车不及时,直接正面撞在蔡红和那位过路人的身上,两人都被撞飞了10多米,蔡红的头部磕在绿化带的石条边沿,当场死亡。听到这个噩耗,蔡清山整整两天未进任何食物,悲痛欲绝。

《邪教使她家破人亡》中,37岁的斯维特兰娜是基辅市的一位语文教师,由于痴迷邪教,她的五口之家死的死,跑的跑。斯维特兰娜的丈夫阿尔图尔是个狂热的邪教徒,婆婆塔玛拉痴迷邪教。阿尔图尔要求全家应该以斋戒的方式来赎罪,经过一个多月的折磨,2个小孩和塔玛拉被活活饿死。之后,阿尔图尔同另一名女教徒离家出走,狠心地把奄奄一息的妻子斯维特兰娜和3具尸体留在了家中。

……

家破人亡,针芒入骨,锥心至痛。一个个家原来和谐美满的家庭,因为邪教的毒害,最后落到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地步!如果唐为英不痴迷于全能神,那儿子就不会在传福音的路上发病而死亡,儿媳不会外出“传福音”而不回家;如果徐凤贤不痴迷于法轮功,那花季女儿就不会香消玉殒,她自己也不会失去生命;如果刘德明夫妇不痴迷于门徒会,那儿子不会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妻子和女儿也不会到外面传“福音”、“开新功”而下落不明……

但是,没有如果!邪教太邪了,无论是全能神还是法轮功,无论门徒会还是观音法门,无论是国内的邪教还是国外的邪教,都有其一整套的歪理邪说,使信徒对教主的话言听计从,使信徒抛弃家庭亲情,使信徒将自己亲人拉下水,甚至使信徒残忍杀害亲人。邪教就像毒蛇一样,吞噬了一个又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让家人间无比冷漠,让家人间骨肉相残,让家人间阴阳两隔。邪教,触之则家破人亡!

醒醒吧!所有还迷失在邪教中的人!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