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用桃条赶“邪灵” “主神教”致人死亡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05月03日 10:34

我家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州县,今年50岁。2009年月2月,我因愚昧无知、贪心贪念相信了“主神教”宣扬的邪说,从而而加入“主神教“。2009年6月离家出走外出,在六年多的传教生涯里,不但过着非人的生活,还经历了一些极为荒诞、残忍、不可思议的事,甚至亲眼看见“主神教”信徒为“ 驱病赶鬼”,用桃树枝条赶“邪灵”,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摧残致死。

那是发生在2010年2月份左右的事情,我们连州、清远一带的权柄工人在连州参加完“权工会”的聚会后,在上权柄“温柔”和“灵巧”将我和灵名分别为“领回”、“帮助”、“恩慈”、“忠心”、“发明”等几个权柄工人留下来,说信徒黄文化(广东省连州市新铺镇西岸村,灵名“赐福”)的儿子得了精神病,是“邪灵附体”了,要我们一起给“赐福”的儿子赶“邪灵”。我以前只听说过有“赶邪灵”这回事,但没有亲眼见过,“温柔”怕我乱讲说话,告诫我跟着她们做就行。

大约晚上七点钟左右,“温柔”就开始为“赐福”的儿子赶“邪灵”,她让我们几个权柄工人和“赐福”夫妻跪成二排,“温柔”和“灵巧”带着“赐福”的儿子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大家先在“温柔”面前认罪,认完罪就跪着轮流祷告,我们在祷告时,“温柔”就用桃条(用七小条桃树枝条捆成一扎而成)狠狠地抽打我们的后背,每个人大概被抽打8至10下,她一边抽打一边说要将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邪灵”赶出去,打完我们每个信徒后,就开始打“赐福”的儿子,我们都是闭上眼睛祷告,只听到她一边大力抽打一边嘴里念叨着:“乌龟精、狐狸精、猴子精…….无论什么时候精怪,你们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

打了一阵后,“温柔”说“邪灵”赶不出去,怪责“赐福”俩夫妻没认“干净罪”,就让她们夫妻认罪。又叫“发明”拿了一根缝衣服的针来,听到她要拿针来,我们大家都很好奇,只见“温柔”用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血来在“赐福”的儿子的额头上和太阳穴上都划上“十字架”。然后就问他是哪里的邪灵来害他,还让他拿笔来写字,再让“赐福”拿了几十元零钱丢进火盆,又开始抽打我们和“赐福”的儿子,边打边念叨。这一轮打的时间比之前要长,“赐福”的儿子挺不住,就栽倒在地上。“温柔”又叫“帮助”和“发明”将他提起来,可“赐福”的儿子就像一个“软柿子”一样又倒了下去。这时,“温柔”却说看见他嘴里吐出了一个圆圆的像乌龟一样的东西,说已经将“乌龟精”赶了出来了。

这时“赐福”的儿子已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他们就拿了一张被子将他盖着,说“邪灵”赶了出来,一会儿就会醒的。那时大概是凌晨四点钟,大家也不敢再睡,一直守着“赐福”的儿子到天亮,见他还没有一点动静,一摸脉搏才发现已经断气了。

当时大家很害怕也很后悔,“温柔”在上权柄那边哭边说:“赶了这么次邪灵,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可悲剧已酿成,后悔晚矣,可悲的是不但事发时没有人敢制止,事发后也没有人敢站出来伸张正义,眼睁睁地看到他们草菅人命地将“赐福”儿子的尸体抬出去埋了。事后,“温柔”在上权柄安排大家离开连州,躲避法律的制裁。就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大家的愚昧、残忍的摧残下被断送了。这在明人眼里一眼就能识穿的骗局,就是搞巫术邪道,而我们却愚昧无知地认为是帮助他人“医病赶鬼”,不但纵容“主神教”胡作非为,草菅人命,也把自己推向了犯罪的深渊。

这事已过去多年,但仍像一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在我的心坎,每当回想起那血淋淋的一幕,我仍心存余悸,良心受到强烈的遣责,今天把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讲出来就是想告诉大家,提高警惕、远离邪教,让这个世界多一份幸福少一份悲剧。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