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18年转化邪教痴迷者300余人

来源:法制网   时间:2017年04月28日 11:35

他是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眼中钉、肉中刺;他是同事眼中的“拼命三郎”,是反邪教战线上著名的邪教人员教育转化专家。

他就是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科员屈申。

邪教分子恨之入骨、干部群众钦佩之至。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来到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见到了屈申。

“‘法轮功’反对我,说明我的工作做对了。”一米八多的魁梧身材,讲起话来不紧不慢,一股随和亲切的感觉扑面而来。屈申告诉记者,与邪教痴迷者对阵,不仅要讲得赢、辩得明,同时也要认识到“法轮功”邪教练习者也是受害者,工作中一定要把他们当亲人对待。

挽救一个人就是挽救一个家

1999年7月,由于工作需要,屈申从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借调到区委政法委工作,成为从事教育转化工作的第一批干部,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借调,竟让转化邪教人员工作成为他为之奉献毕生的事业。

18年来,屈申像钉子一样钉在了教育转化邪教人员战线上,把全部心血倾注在了教育转化一线,先后转化邪教顽固痴迷人员300余名,为反邪教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教育转化是争取人心的工作,“得土地易,得人心难”,争取人心算得上是世上最难做的一件事情,加上邪教的精神控制,做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原“法轮功”人员吴某十分顽固,服刑期间曾自杀自残,拒绝学习转化。2006年10月刑满后,屈申主动承担起她的教育转化任务。

为了打消吴某自杀自残的念头,屈申每天与她同吃、同学习,以情感化,精心安排她的学习课程和饮食生活,但一个月时间过去了,进展并不理想。有人劝说他:“这个人在监狱那么久都没有转变思想,不如放弃吧。”屈申每次都回答:“我再试试。”

屈申为此连续一个多月没有回家,先后4次远赴吴某的老家黄石走访,当得知吴某6岁的女儿被她托付给“功友”,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照料后,屈申顿时有了主意,以幼小的女儿唤醒吴某心中的母爱。他又一次去黄石,将吴某女儿接到其父母家,拍摄了一段女儿想念妈妈的视频。

当听到视频里女儿“我想妈妈,妈妈快点回来”的呼喊时,吴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伏在桌子上嚎啕大哭。第二天,吴某找到屈申,主动开口:“我要与‘法轮功’决裂!”经过20多天的学习,吴某彻底认清了“法轮功”的危害,写下了厚厚一叠悔过书。吴某回黄石的当天,屈申坚持要开车将她送回家,因为他要兑现自己对吴某母亲的承诺。

在回家的路上,吴某对屈申说:“我有最后一个请求,求求你再帮助转化我的丈夫!”屈申满口答应。4个半月后,吴某的丈夫经屈申的教育,也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吴某特意赶到武汉,从自己新开的副食店里带了两袋黄石港饼送给屈申,以表达谢意。

记者问屈申:“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值得费那么大功夫吗?”

“当然值得了!挽救一个人,就能挽救一个家庭。”屈申说,“能把一个家庭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还给社会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是令我最欣慰的,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就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请家属旁听击碎境外谎言

2010年8月,50多岁的陈某在汉口西北湖广场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将陈某抓获后,将其交给屈申进行教育转化。

谁知,陈某前脚刚到,屈申的办公室就被20多名群众围堵。原来,陈某丈夫带着亲戚朋友向屈申“讨说法”来了。

屈申站出来与他们对话。陈某丈夫这才说明来意。原来,陈某痴迷“法轮功”多年,在“法轮功”境外网站上看到很多“新闻报道”,诸如“法轮功”人员被抓后会被“活摘人体器官”等。陈某看到后十分害怕,多次向丈夫说起这些“新闻”,并告诉丈夫一旦自己被抓,一定想方设法阻止,不然后果难料。陈某丈夫信以为真,因此,当陈某被抓后,他们立即赶来“救人”。

屈申听后,哈哈大笑。他告诉陈某丈夫:“在对陈某进行教育时,欢迎你随时来旁听。”

陈某丈夫同意了。此后,他连续旁听了5天教育课,发现妻子毫发无损,屈申他们对待妻子像对待家人一样,陈某丈夫这才放心回家。

20多天后,陈某回归正常生活。陈某丈夫向屈申道歉:“真没想到我妻子可以过上正常生活,我对当初的行为感到羞愧。谢谢你们!”

由于境外的宣传,像陈某丈夫这样的误解,屈申在工作中时常遇到。

据了解,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一次次诅咒屈申,散布他得脑血管瘤就是因为他“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报应,甚至绘声绘色地污蔑他“虐待学员”。

对此,屈申都嗤之以鼻、一笑而过:“爱怎么编就怎么编,反正我问心无愧。”

在现实生活中,屈申是“法轮功”受害者的良师益友,对他们大到帮助解决低保、廉租房、找工作,小到头疼脑热、上门帮助解决噪音干扰,只要能帮得上忙的,他一概不拒绝。

一些过去的“法轮功”受害者受到屈申的感召,甚至主动担当起社区的义务教员,协助社区干部上门做“法轮功”人员的思想转化工作。家住江汉区万松街的居民魏某就是其中一员,他说:“当年我掉进迷魂坑里,是屈科长把我拉了出来。现在我也要尽我的力量,把跟我一样的受害者也拉出来。”

生死一线不忘教育转化工作

与屈申对话,他那朴实而随和的话语很快会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让人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大脑里被植入29根钢网弹簧、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人。

2013年春节,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屈申出现头发昏、手发颤、视线模糊等症状。经检查,不幸在颅内发现一个很大的动脉血管瘤,已经有裂变迹象,情况十分危急。经紧急手术,医生在屈申脑部植入21根钢网弹簧,出院时,医生反复叮嘱他至少在家静养两个月,半年后来复查。

教育转化工作任务重、压力大。屈申一出院便不顾家人、同事的劝说,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似乎忘了与医生半年复查病情的约定,家人反复劝过多次,他总是一句:“这个对象攻下来就去。”

直到2014年9月,时隔一年半以后,屈申在办公室整理教育转化材料时再次晕倒。被送到医院进行复查后发现,瘤体再次出现裂变,医生很吃惊,反复问道:“是不是工作压力大?是不是没休息好?”让这个“不听话”的病号无言以对。

医生又实施了第二次手术,再次在屈申脑中植入8根防护钢网弹簧,并非常严肃地警告他:这次若再不好好休息,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出院回家后,屈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询问“法轮功”重点对象周某的转化情况,得知转化工作陷入僵局后,他心急如焚,再也平静不下来。他拉着妻子的手,诚恳地说:“这个教育对象非常关键,必须攻下来,我得去看看才能放心。”

屈申马不停蹄地赶到工作第一线,在办公室住了4天4夜,反复召集教研组的同事们分析研究,抓住周某的心里特点,有的放矢地进行攻坚转化。

最后,周某终于想通了,痛哭流涕地对屈申说:“我信你,现在我真是后悔啊……”周某顺利转化后,交代了大量制作传播“法轮功”宣传品的违法犯罪事实,从而使公安部督办的重大专案得以成功告破。

屈申先后获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联合表彰的全国防范和处理邪教系统先进工作者、武汉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18年来,屈申常年以办公室为家,遇到事情时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把休息的机会留给别人。只要还有邪教人员需要教育转化,他就会放弃休息,开展攻坚,一工作起来就是整星期、整月不回家。

回想起这些年的生活,屈申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当记者问到该怎样补偿对女儿的亏欠时,屈申笑着说:“有啥补偿的,还有两年我就退休了,帮他们把外孙带好就行了。”

法制网武汉4月27日电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