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04月26日 11:12

法轮功在自我贴金方面堪称一流,比如李洪志称,整个人类道德败坏,“唯有在我们法轮大法这块儿,是个绝对干净的净土……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1999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法轮功当家媒体上于2017年初发表《真相广传 四海感恩》称:“仅仅从突破网络封锁收到的贺信,就可以看到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巨大的道德感召力。法轮大法使人心向善,给世界带来光明和希望。”好一个“道德感召力”!真是恬不知耻。李洪志用“道德感召力”绑架道德,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既然你法轮功提出了李洪志的“巨大的道德感召力”,那我们就来掰道掰道,免得自淫自娱无人理睬,太过寂寞。

李洪志是个造假大师,将邪教组织“感召”成了造假公司。

李“主佛”在造假方面业绩突出。一是生日造假,造出了与释迦牟尼同日出生。付出的代价是让自己的父母未婚先孕,承受违背传统道德的非议。二是履历造假,造出了师从四位顶尖高人的修炼历史。付出的代价是被乡邻揭穿谎言,嗤之以鼻,无论是“佛家全觉大师”、“道家八极真人”,还是“道号真道子的师父”、“佛家女师父”,均“查无此人”。三是“神通”造假,造出了8岁即“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且“功力达到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四是“佛像”造假,买件戏服,剪个莲花,画圈光环,拍摄拼凑成“佛像”。“真善忍”首推“真”字,造假大师在“守真”上毫无道德底线,何谈“道德感召力”?

若硬要说有什么“感召力”,倒是“感召”了法轮功媒体集体造假,“感召”了诡诈弟子仿师造假,最终结果是,法轮功成了人人鄙视的谎言功,大法媒体成了公认的造假公司(假褒奖、假新闻、假酷刑、假恶报等例子海了去了,絮不赘举)。

李洪志是个暴力大师,将痴顽弟子“感召”成了霸蛮暴徒。

据《李洪志小传》吹嘘,李洪志8岁时,“师父在他眼角里压上‘真善忍’三个字”,要求他“不欺负人,同情弱者”,“能忍常人难忍之事”。然而这段伪造的履历也被李自己狠狠抽了几个大耳光。耳光一:1977年,25岁的李洪志将邻居王大妈8岁的孩子一脚踢出一米远,孩子痛得哇哇直叫,李发狠说“小孩碍我的事儿就得打”,还扬言要连家长一起打。耳光二:邻居“小石正在楼下磨刀玩,李洪志看见就问磨刀干什么,小石随便说了一句不干什么,李洪志转身就走,不一会竟领来五六个年轻力壮的人,没等小石反应过来,就把他围在中间乱施拳脚……”耳光三:李洪志在武警森林支队招待所当服务员时,与住宿的谢指导员一言不合,便老拳相加。耳光四:李洪志在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工作时,因为与女同事高秀岩发生口角,怀恨在心,给高的自行车的两个轮胎共扎了80个针眼。

在师父的“感召”之下,弟子中频出暴徒也就不足为怪了。2016年11月10日下午,法轮功洋弟子瑞陶尔,闯入温哥华市的Canadian Tire店,企图抢夺店内枪械,并刺伤一名店员。逃走时又挟持一名82岁顾客为人质,到场警员与他肉搏,其中一名警员被刺中数刀,伤及其头部。最后警员连开多枪,将之击毙。2012年7月29日,法轮功骨干分子罗建军(女,49岁)在香港红磡港铁站外悍然剪毁“香港青年关爱协会”的反邪教横额,当场被捕。此女后又嚣张地损坏警察表格,并阻碍女警为她套取指模及拍照,受到3项罪名的指控且指控全部成立,最终受到拘捕和罚款的处分。2012年12月,新西兰籍大法弟子米基尔·费南迪斯(Miguel Fernandez)在香港红磡火车站外,用刀具割剪香港市民悬挂的反邪教标语横额,被香港警方以刑事毁坏罪起诉。2009年,法轮功人员宋婉玲、王志平夫妇为一点小事,手持剪刀刺伤孕妇滕女士。宋还是“神韵”演员,没能从中吸取“善”与“忍”的正能量。看来,李洪志在行暴作恶方面,对弟子确有巨大的“感召力”。

李洪志是个骗术大师,将机灵弟子“感召”成了骗钱高手。

李洪志作为超级巨骗,在诈钱敛财方面“身手非凡”。初出道时,主要是借“治病”骗钱,除了直接收取“诊疗费”外,他还变相索捐,在家中设立“功德箱”,暗示亲信和弟子告诉患者每人应捐“功德钱”一百元以上。后来李又通过集资捞金,一是借口建设法轮功基地,向基层组织和弟子集资,收来的钱除了弄些遮人耳目的项目外,全都中饱私囊;二是为自己“做书”集资,有弟子曝料:“大家听说师父要做书,就主动拿钱,有拿一百的,有拿五十的。”(《师父在长春传法初期时的见证》)此外,办班敛财、出版捞票等等,都让“主佛”赚得盆满钵满。法轮功被取缔,李出逃境外后,仍然是“一钱不松”:一来亲抓有油水的大法项目,大捞特捞;二来通过变相的家族企业,大赚其钱。此外,还绞尽脑汁地洗钱逃罪。正因为骗钱有术,敛财有方,李洪志家族在美国拥有11处房产,声称鄙薄金钱的李主佛真是太讽刺了。

“师父做出样,弟子紧跟上。”这里面又可分几个层次。最高层就是“四大家族”、“三国演义”中(除李氏家族)的实权派,他们占有资源优势,手握“肥缺”,巧取豪夺,争相捞钱。贪婪的“二师父”、“三师父”们还倚势“逼宫”,逼着李洪志下达“无条件服从项目负责人”的“佛旨”,以巩固他们的既得利益。处于中间层的是各地的法轮功组织负责人,他们同样乱搞权力寻租,大发昧心财。据《一封来自新西兰大法弟子隋桂英的信》(博讯论坛2008年7月10日)披露,新西兰的法轮功基层组织腐烂不堪,“财务上不透明”:“多年来,做项目收取学员的现金从来都没有给过收据”;於景芳将台湾来的学员的捐款“往兜里一揣就完事”;“卓贵京前些年收取了做电视专项目的数万元同样没有收据,没有账目”;窦金梅大捞特捞,却没人管。更下一层的,就是“散兵游勇”式的“轮骗”,如杜洪岩、陈功、王嘉超、叶检平、关云峡等人,或骗财,或财色兼骗,受害的多是普通轮民,这些“轮内小骗”最终当然是东窗事发,落入法网。

李洪志“巨大的道德感召力”见证了“主佛”的卑鄙和法轮大法的邪恶。难道不是吗?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桂风网微信、微博,获取更多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