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壮乡“红木棉” 魂归平安路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9年04月20日 13:37

壮乡“红木棉” 魂归平安路

——追记广西扶绥县公安局昌平派出所教导员黄福振

彭远贺、尚永江、黄紫红

 

一身疲惫的他走了,带着对平安建设工作的深深眷恋。

2019年2月21日,因积劳成疾,广西崇左市扶绥县公安局昌平派出所教导员黄福振的生命定格在46岁。

噩讯传来,认识他的人无不扼腕叹息,潸然泪下。

这位大气如山,对群众充满感情的“牛哥”,尽情释放内心的坚守与忠诚,留给世界一个高大的背影……

昌平派出所二楼办公室里,挂在椅子上的草帽、整齐摆放的笔记本、出警穿的工作服……仿佛都在静静等待主人的回来。然而,黄福振身穿警服、头戴草帽、手拿笔记本风风火火出警去的场景,已成为永恒的追忆。

2018年7月16日,黄福振(左二)到昌平乡木民村为40多岁仍是“黑户”的村民登记户口,并将新户口本送到家里。

为了群众的平安幸福生活,他坚定信念,敢于担当、忠诚履职、恪尽职守,认真践行一个共产党员、一个警察对事业的庄严承诺;他怀揣为民之心,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用尽生命最后一口气,谱写了一首动人的平安卫士之歌。

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黄牛”

1995年从广西警察学校毕业后,黄福振进入扶绥县公安局工作,新老民警都叫他“牛哥”。

扶绥县公安局政委梁世军说,黄福振之所以有“牛哥”这个外号,主要是因为他为人诚恳、低调,“像老黄牛一样,工作任劳任怨,不知疲倦”。

“他总是老老实实干活,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在扶绥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谢耀勋印象中,这位得力干将,从未向组织提过任何有关个人工作、待遇、级别的要求。“就连请假去看病,‘牛哥’都觉得愧疚。”

谢耀勋清楚地记得,2018年11月1日上午,黄福振来到他的办公室,憋了好久,才很不好意思地说:“局长,我想向您请假,去看病。”没等谢耀勋开口,他又补充道:“我只请一天公休假就够了。”

如此勤勤恳恳工作,就算受伤了黄福振也不想让家人知道。从警24年,他曾经两次在执行任务中负伤,造成的伤残被鉴定为九级,但他却一直不愿多让人知道此事,包括妻子孙映芳。

做人低调,但黄福振做事非常积极。

“每每有案情发生,他总是冲锋在前。”法医李孟山回忆,酒店发生爆炸案,黄福振带头第一个进入现场;左江河惊现尸体,他一人下河把尸体拉到岸边。

在黄福振担任分管刑事技术工作副大队长的6年间,他共组织指挥参与侦破各种侵财案件659起,为群众追回经济损失107万元。

在刑侦大队工作17年,黄福振刻苦钻研,获得了中级痕检工程师职称(崇左市公安系统仅有两人),成为扶绥县公安局的刑事技术带头人。

扶绥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曾被广西公安厅评为三级实验室,物证鉴定室可出具法医类、痕检类的鉴定报告。

“这些成绩,与黄福振密不可分。”谢耀勋说。

2016年12月,黄福振任昌平派出所教导员。虽然是一名政工干部,黄福振却是大小工作一肩挑。

数据显示,2015年昌平乡发生刑事案件39起,2016年是33起。黄福振到任后,尽心尽责配合所长韦平卓抓好辖区治安工作。昌平乡的刑事案件数迎来成倍下降——2017年昌平乡刑事案件为19起,2018年仅有8起。

他是群众的“大恩人”

“我的这份工作是‘牛哥’帮我找的。他是我的大恩人,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扶绥县城某住宅小区的门卫黄金业难过地说。

黄金业是昌平乡中华村人,早年从部队退役后搞种植跻身全乡首批万元户,后来因经营不善而破产,妻小离他而去。孤身多年后,他重新组建了家庭,育有一个男孩,却因各种原因一直没给孩子上户口。其时,黄金业患了肺脓肿,治疗花费超过20万元。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岁数已大的黄金业生病又无工作,一家人陷入困境。

黄福振在走访中得知黄金业的处境后,四处奔走帮助黄金业夫妇物色合适的工作,还帮忙协调报销其住院费9万元,并为其向政府申请生活困难补助。为了给黄金业的儿子上户口,黄福振向局领导反映黄金业的困境,免除了做DNA鉴定的费用。

2018年10月30日,就在病倒住院的前一天,黄福振还到县有关部门,为黄金业申请廉租房。

心怀恻隐,情牵黎庶,黄福振心中始终装着百姓。

黄福振(右二)在昌平乡昌平村岜皮屯倾听群众诉求

中东镇三哨村南哨屯的林广生,小时候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他只能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后来,正值学龄的林广生无心读书,在社会上流浪。

黄福振主动与林广生家结成帮扶对子。在他的帮扶下,林广生的命运得以改变——他长大后光荣入伍,如今已成为百色消防支队的一名消防员。

说起黄福振,昌平乡联豪村的村支书邓大生含泪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40多岁的村民黄千飘是残疾人,长年卧床不起,靠年迈的父母照顾,吃喝拉散全在床上。由于一直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无法办理相关手续。黄福振获悉后,亲自上门办理。

“刚到门口就能闻到那个屋子散发的令人作呕的恶臭味,但黄福振一点都不在乎。”邓大生说,“如果没有情真意切的为民情怀,谁做得到?”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黄福振的身影。

昌平乡四和村岑淋屯50岁的黄进敏孤身一人,身体不好,家里房子破烂,雨天漏水。2017年,有一次台风来临,黄福振牵挂着黄进敏的安全,抽空及时将黄敏进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台风过后,他帮忙维修房屋。黄进敏离世后,他积极帮忙联系,处理后事。

小事见大爱,平凡亦英雄;拳拳之心,化成阳光雨露。黄福振释放着人民公安为人民的赤子之情。

他是春风化雨的“平安卫士”

扶绥县经济发展迅速,各种社会矛盾也快速积累。其中,昌平乡辖区一个村子与某水泥厂的矛盾纠纷尤为突出。

2018年5月起,个别村民以水泥厂开采石料污染环境、破坏风水为由,煽动群众向水泥厂索取巨额赔偿。

该村有4000多人,如果引发群体事件,影响巨大。为了化解纠纷、调和矛盾,作为驻村民警的黄福振将办公地点“搬”到了村里。

黄福振与昌平乡四和村村委副主任、副支书黄守江在联合成功调解纠纷后握手

六七月的桂南地区,天气酷热难当。白天,烈日下的矿区气温高达40多度,黄福振在矿山维持生产秩序,衣服上满是汗水浸出的盐渍;晚上,他进村入户,与村民促膝长谈,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心声,并不厌其烦地反复劝告要依法依规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要通过法律渠道表达诉求。

每天,黄福振迎着晨曦进村,披着星光离开。他的真诚打动了村民——扬言闹事的少了,回到田间地头干活的多了。

昌平乡党委书记黄丽燕曾与黄福振一起进村走访,看到村民们请他到家里喝茶吃饭,她很纳闷:调处矛盾纠纷是得罪人的事,为什么村民还这么亲近和信任他?

渐渐地,她找到了答案——黄福振待民如亲人、真心实意为村民着想。

他是壮乡的“红木棉”

从昌平乡到扶绥县城,只有9公里,但在2018年3月至9月,忙于工作的黄福振极少回家。“偶尔回来几次,也是拿了衣服又走了。”妻子孙映芳好几次带着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到派出所和他相见。“他也牵挂我们,但是走不开,只好打电话让我们去见面,以解思念之苦。”

有一次,他回家取衣服,孙映芳见他消瘦许多,还不断咳嗽,忙问是不是不舒服,并叮嘱要注意身体。“没事,工作忙,就是瘦了几斤而已。”黄福振回答。

2018年10月8日,忙碌的国庆假期结束后,黄福振才利用补休假的一天时间到南宁看医生做检查。医生诊断是无肌病皮肌炎,拿了点药后,他又马上回派出所上班了。

但是,黄福振咳嗽越来越厉害,还伴有发烧。他没多想,每天上午去乡卫生院输液,下午继续到村里开展工作。

一段时间后,实在顶不住了,黄福振才到扶绥县城住院治疗,随后转到自治区人民医院。

获悉黄福振病重住院,崇左市、扶绥县两级公安机关的民警和辅警以及社会各界踊跃为他捐款共计73万多元。他所驻村的村民也纷纷捐款,包括一些他经手依法处理过的人员。

然而,人们的爱心阻挡不住病情的恶化。经确诊,黄福振患的是快速进展型间质性肺炎及并发症,此时的他已处于昏迷状态。医生无奈地摇头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2019年2月21日,黄福振终究还是走了……

黄福振走了,益田农业科技店的李红香为没有亲手将“破案神速,一心为民”的锦旗交给他深感伤心懊悔。“老天太不公了!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

黄福振走了,孙映芳至今都不愿意相信丈夫的离去。她流着泪说,自己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和他相守到老,不能一起陪着孩子成长。

春天,昌平乡美丽的木棉花盛放。木棉先开花后长叶,花开得绯红、热烈,花朵大,落地有声,被称为“英雄之花”。

春来木棉花似火,且共东风,舞动平安路。黄福振,就像那红透的木棉花,落在壮乡大地上……(完)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