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为兄所累 清朝唯一被凌迟处死的格格

来源:山东反邪教  时间:2017年07月14日 14:41

爱新觉罗·莽古济(约1588-1591-1635年)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女,清太宗皇太极的姐姐,因曾嫁与哈达部部长吴尔古代,因此常被称为“哈达格格”或“哈达公主”。虽然父亲和弟弟都是清朝皇帝,母亲也身居大福晋,但这位格格的一生却充满了坎坷,她的婚姻被赋予了浓浓的政治因素,不想染指政治却又被卷入了种种政治漩涡,最后落得了个被凌迟处死的下场。

逃不开的政治婚姻命运

虽是大福晋的女儿,但哈达公主的的婚姻依然要由父亲努尔哈赤根据政局的需要来决定,其两段婚姻均关系到政权的巩固。

据《明实录》记载:万历二十九年(1601)努尔哈赤请以女莽古济妻孟格布禄子吴尔古代。完成统一建州女真,正在开创基业的努尔哈赤早已经把目光转向海西四部和女真的统一,把莽古济嫁给吴尔古代就是他统一海西四部的一个策略。在吴尔古代的祖父万汗统治时期,海西四部中以哈达的实力最为强盛,曾是海西四部的盟主,但在万汗之后,哈达部因内耗而一分为三。此时,因明政府对一直俯首称臣的哈达全力扶植,努尔哈赤无法直接吞并哈达部,遂决定物色一个名义上的首领。努尔哈赤曾有继续以万汗之子孟格布禄为哈达首领的打算,甚至考虑把女儿莽古济嫁给孟格布禄,但最终还是对朝三暮四的孟格布禄放心不下,决定起用其子吴尔古代。把吴尔古代抬出来的前提,就是除掉他的父亲。在《满洲实录》中就留下孟格布禄因“淫恶不法”被诛杀的记载。莽古济同吴尔古代的婚姻,是努尔哈赤插手海西四部事务、进而实现吞并海西四部、完成女真统一大业的开始。

吴尔古代去世不久,努尔哈赤也一命归天,时为天命十一年(1626)八月十一日。在经过一番较量后,皇太极登上汗位的宝座。皇太极即位后,察哈尔部对蒙古各部的侵掠愈发严重,敖汉部首领琐诺木杜棱“因察哈尔无道残害兄弟,不养人民”,遂“携部众来归”“满洲天聪汗”。皇太极把原哈达部的土地赐给了敖汉部众。琐诺木杜棱的归附,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察哈尔的势力,为皇太极讨伐林丹汗提供了契机,出于优抚的需要,皇太极决定把寡居的姐姐——哈达公主莽古济改嫁琐诺木杜棱,这同样是出于政治需要的婚姻,就同当初把她嫁给哈达的名义首领吴尔古代一样。不同的是,公主在新家中被处处防范,架空其中,甚至丈夫的种种臆想、推测乃至为自保而杜撰的种种说辞,都为处心积虑要排除异己、实现独尊的皇太极提供了骨肉相残的借口。

为兄所累 深陷政治漩涡

天聪五年(明崇祯四年,1631)发生了一件震惊金国政坛的重大事件——哈达公主的同母兄长莽古尔泰因触犯皇太极被革去大贝勒的称号,骤起的狂风巨浪铺天盖地。就连已与他形同陌路的妹妹莽古济都被牵连。

莽古尔泰的莽撞,从他为求自保而弑母就可见一斑。天命五年,莽古济和莽古尔泰的母亲作为努尔哈赤的大福晋已经30年,大福晋的地位引来了众多的嫉妒,于是大福晋私匿财产、与他人有染等传言四起。努尔哈赤虽未全信,但也因此与大福晋慢慢疏远。莽古尔泰认为母亲的失宠会断送自己的前程。于是一心要讨好父亲的莽古尔泰,竟然把屠刀对准了自己的生身之母。

而使他丢掉大贝勒称号的直接导火线是大凌河之战。皇太极即位后始终把摧毁宁锦防线作为战略目标,大凌河则首当其冲。而负责驻守大凌河的,在明军将领中又是最能战斗、最能玩命的祖大寿。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奉命在南线发起进攻,因遭到城上炮火的阻击,“旗下诸将均伤”。于是他奏请皇太极将已调出的正蓝旗士兵重新调回以增加兵力,但却遭到皇太极拒绝,并斥责正蓝旗“凡遇差遣,均多违误”。性情暴烈的莽古尔泰被激怒,竟把君臣之分忘在脑后,指责皇太极处理问题不公平,情绪激愤的莽古尔泰甚至抽出了佩刀,多亏被推了出去,才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莽古尔泰因在御前露刃而被革去大贝勒的名号、夺所属五牛录、罚银一万两及马匹若干。

性情暴烈的莽古尔泰咽不下一腔怒气,在受处置后一年就死了,时为天聪六年十二月初二(1633年1月11日)。如果事情能到此终结,也就谢天谢地了。而且按说莽古尔泰事件不该把哈达公主给牵连进去,然而不该发生的却偏偏发生了。哈达公主的大女婿——过于直率的岳讬,对受到严惩的叔叔莽古尔泰流露出同情,在一片斥责的声音中竟然直陈己见,认为正蓝旗贝勒殊为可悯,“不知皇上与彼有何怨耶”?正蓝旗将士也并不掩饰对莽古尔泰的同情,在莽古尔泰去世周年的那一天,他们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扫墓,之后又一起到莽古尔泰的住所慰问福晋。哈达公主在得悉上述情节后,倒吸了口凉气,皇太极绝不会善罢甘休。果然,皇太极分别以众将士在福晋面前醉酒失态和福晋祭扫时不够悲哀为由进行了处罚,这也是他为对正蓝旗进行大清扫迈出的第一步。

天聪九年,皇太极终于把屠刀对准了哈达公主。在兄长莽古尔泰和弟弟德格类均“中暴疾,不能言而死”后,哈达公主的家奴冷僧机告发:莽古尔泰、德格类在生前与莽古济等人结党谋逆。在莽古尔泰家中果然就搜出十几块刻有“金国皇帝之印”的木牌。看到要翻船,莽古济的丈夫琐诺木杜棱,也立即出面“自首”,为冷僧机的告发提供旁证,供称曾同莽古济一起对莽古尔泰发誓:“我等阳事皇上,而阴助尔。”人证物证一应俱全,不由人不信。最后的结果就是,哈达公主莽古济被凌迟处死,丈夫琐诺木杜棱因告发而免罪,冷僧机举报有功,一跃成为亲信大臣,正蓝旗收归皇太极所有。

历史的长河中多少人的命运摆脱不了政治因素的影响,更何苦出生在皇家的公主们,她们注定是皇家政治的一部分,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