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防城港桂风网首页 > 防城港美食 > 正文

米发糕里的小事

来源:防城港市新闻网  时间:2020年05月14日 12:54

● 芋 蒙

北部湾的老习俗,人情客往,总是几百个籺按亲疏远近一一送去。我爸妈在做籺的事上没有经验,往往花钱买了作罢。但是今年,爸妈竟然说:“我们自己做的更好吃。”我半信半疑,他们就自豪地说:“你吃的这个就是自己家做的啊。”

手上的米发糕,Q弹、清香、筋道,微甜不酸,我不禁期盼着看爸妈一展身手。妈妈挑了黏性小,米质脆的长椭圆形米提前一晚浸泡。她俨然成了专家:“这种米出饭特别多,没煮的时候容易碎,做出的发糕才好吃。”第二天一大早,她把泡好的米放到三轮车上,我连忙说:“车我来蹬吧。”我妈眼一瞪圆:“当然是你来踩车,你都大了,不是你是谁。”说着就坐到客座上,一副功业大成后享受战果的样子。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拿米去换发糕,我要帮着提,她却说:“我提就可以了,你还小。”想着想着,我哈哈大笑起来,一边蹬车一边说起了往事来。

我小时家里不富裕,农村的零食也就红薯芋头之类,发糕算是奢侈品。可小孩的嘴特馋,总得找到时机央求一把。比如得了腮腺炎,脸颊肿了,不怕疼,不怕笑,央求:“看我,赶紧给买个发糕吃。”我们这边有个传说就是腮腺炎吃发糕能好,这个方法,如果算上心理疗法的话,倒可能是有用的。还有个时机就是农忙时节,大人面朝黄土,背负烈日风雨,小孩就帮着送饭。饭菜做不上的时候,就拿米去兑了发糕来。那时候,真舍不得拿钱去买发糕,倒是家里种的稻米,看着宽裕,拿到发糕摊上去兑了。有米和发糕兑的,也有用米加点钱兑的,现在成了忆苦思甜的往事了。“那时候,一到暑假,拔完花生插了秧,你们背着发糕田间地头叫喊着卖……我们做父母的……”我也想起了那时喉咙都喊哑了,就为多卖几块发糕凑学费的事,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得得得,想以前的事,是为了珍惜当下的好,可不为了难过的。”

打米浆,米与水的比例大概是5∶1。打米浆的店老板也是行家:“这个水量,你看,放筷子不马上倒就对了。”说着,还用特地准备的筷子试给我们看。用筷子试浓稠度,这经验几十年前就传着。这些年过去,石磨变成了电动打浆机,但有些东西又悄无声息地保留着。回到家,爸爸已经在大灶上烧好水,帮着妈妈把装着米浆的宽口锅扛到热水里,隔水加热,两人默契地把住锅,不停地搅动米浆,等米浆出许多颗粒,就拿出来放凉。我帮着把酵母粉用温水调开,米浆温度降到不烫手时,将酵母水调入调匀米浆,再调了甜度,最后把米浆倒到大蒸屉里等发酵。发酵的时间和气温有关,看到米糊的体积变大,表面有好些鱼眼泡时就可以了。如果发酵过了头,那发糕就带着酸味了。

米浆发酵的时候,闲聊是等待最好的陪伴。我啃着买的发糕:“这个发糕,怎么没有爽口又筋道的长条孔洞?”妈妈说:“那是直接拿米浆拌了酵母粉发了,就蒸了,没有刚刚隔水煮米浆的过程,不出多点力,怎么得一口好吃的。”看样子,生活不仅教会人技能,还教了哲学,我笑着调侃起她来:“你现在怎么手艺了得,说话也有水平了啊。”我妈妈脸颊都红了:“我本来就是聪明人,没得读书罢了,以前为了生活累死累活,现在吃饱了闲下来,什么不会?”你们能闲下来,真好!

米浆发酵好了以后,开水上锅,大火蒸25~30分钟就可以了。大米的清香和糖分的清甜,从阵阵缭绕的蒸汽里腾出,写意着今天的生活。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